美婦在男人胯下,你們男人為什么都這個死德行

2019-06-26

 都說好男人把老婆捧在手心里疼,我有一個漂亮同事卻嫁了一個變態男人,喝點兒就愛打老婆。據說有一次她被老公騎到胯下打,她越哀求男人越興奮。如今美婦已經與男人離婚了,離開了這座令她傷心的城市。

黎煜在今早醒來,感覺世界有了什么不同。房間里亂糟糟的,衣物局促地扔在地上,到處是CD和雜志,空氣中發酵著香水酒精汗液的混合味。

  黎煜想了兩秒然后反應過來,這里不是他家。雖然自己是一個馬虎的人,但安會把一切收拾得整整齊齊。衣物必定按冬夏兩季安置在不同的柜子里,柜子內部再按西裝、休閑服、運動服詳細分類,根據穿著頻率從左往右獨立擺放。CD和雜志更不用提了,它們只會被塞進電視柜底層(當然也是整整齊齊的),因為在安看來,雜志是沒有資格出現在書架上的,CD則純粹為了迎合某些客人惡劣的音樂趣味。床墊的質感也證實了他的判斷,這種深陷式的,不著力的柔軟。安一直認為太軟的墊子不利于血液循環。

美婦在男人胯下哀求,變態男人家暴漂亮妻子

  所以這里不是自己的家,躺著的也不是自己的床,那么昨晚的那個女人自然也不可能是安了。與安相比,她的體型明顯要更豐滿一些,曲線起伏的幅度也更大,最驚人的是她的屁股,簡直跟印度女人一樣渾圓。

  當然,現在絕不是回味的時候。現在需要明確的一點是自己出軌了,如果一夜情也算出軌的話。這樣的想法可能令人感到憤怒,但黎煜確實不太清楚出軌的概念,不知道這與養小三,婚外情,地下情等含義是否等同。想來出軌的概念更大,可以把它們全部包含其中。

  黎煜并不感到非常的后悔或內疚,他早預感到會有這么一天的。這并不是說他時刻預謀著要出軌,而是他認為在一段婚姻中,在長時間的二人相伴中,出軌是可預期的,就跟晴天久了會下雨是一個道理,你大概不知道什么時候會下雨,但你知道必然會有那么一天。這是不可辯駁的,生活一直在變動,當它厭倦了本身的形式,它就會制造出意外來。

  那么安呢?安也會有遭遇“意外”的時候嗎?會有那么一天,她睡在別的男人的床上,肉與肉糾纏著,堆滿床的每一個角落嗎?不,她討厭太軟的床,天啊,她該不會要在自家的床上干這種事吧?不,不會的,那是安,全天下最最體面矜持的女人,他趕緊強迫自己停止這種驚險的想象。說來可笑,明明不忠的人是他,他反倒第一時間懷疑起妻子來。

  正當黎煜胡思亂想的時候,房門被推開了。一個女人走進來。她的頭發是嬌嫩的金黃色,柔柔的垂落至肩部,臉蛋很精致,鼻梁直又勻長,眼睛閃動著一股活力。當然這些毫不重要,最重要的一點是,她赤裸著全身,從挺拔的雙乳到渾圓的屁股。黎煜覺得它們似乎比昨晚印象中的更大了。此時下體不自覺地翹起,提醒著他同樣是不著片縷。

  “你醒了。”金發女人說道,并不躲閃他的目光,“還來嗎?”她赤腳踩在他的外套上,悠悠的地轉了個圈。黎煜咽了咽唾沫,肉體的反應很誠實,他的精神卻略微猶豫起來。昨晚的事情不全怪自己,好歹有酒精的一部分罪過,但眼下自己確實是清醒的,再沒有意外作緩沖的余地了。若說之前的行為還可以勉強狡辯為滑軌,這次則完全是Yes or No 的選擇。“太殘忍了。”黎煜想道,他可從沒要求過“再來一瓶”這種獎勵。

  出于一種保守的策略,他輕輕地咳了一嗓子,并沒有答話。金發女人哧哧笑著,像只小獸一樣撲進他懷里。“要嗎?”她貼著臉問,氣息呼在他耳朵上。他全身滾燙,血液不由自主地涌起來。女人的手撫在他胸膛上,一直向下滑。“要嗎要嗎要嗎?”他的某個地方似乎要炸裂開來。

  要要要!他騰地一下翻身,把她死死壓在身下。他恨她,她看穿了他,她還要毫不留情地拆穿他。“要么?”他用盡全力,“要么?”動一下問一句。“要么要么要么?”“要,我要。”女人毫無保留地叫出來,近乎于哀求了。

  他這才滿意起來,不緊不慢的活動著,心里升騰起一種勝利的光輝,從古至今,男人就是這樣贏得對女人的千百次戰爭的,在東半球的床上,在西羅馬帝國的床上,從先秦到1988,從古希臘到文藝復興。他自覺是在延續著一種偉大的傳統,這將一場永無止境的接力!

  心底最后一絲猶豫在此時蒸發殆盡。“這又能怪誰呢?責任總是很遙遠的,欲望才是當前之急。”他也許這樣想著。

  辦完事是在一個小時后,女人早已癱成一坨肉,任他擺弄。盡管如此,黎煜還是又堅持了將近十分鐘才釋放出來。這是他發揮得最好的一次了,但他卻不動聲色,表現出理所當然的樣子,拍拍女人的屁股,做了一個這次先饒了你的表情,然后才放松地倒在床上。兩人就像剛被撈起的溺水者,渾身濕淋淋,能從每一個毛孔中滴出水來。

  他完全放開了。木已成舟。愛、責任、道德都無法令時光倒流,即便可以,他的選擇也不會改變了。欲望才是最強大的,它啃咬著他,吞噬他。即便挑戰上一百次,他還是會心甘情愿地屈服的。

  女人湊上來,討賞般索吻,黎煜偏過頭,抗拒地推開。她才給他口過。“臭男人,辦完事情不認人。”她反推他一把,扯過半截被子躺開去。黎煜緩緩理著胸膛的喘息,嘲弄地想:“我若認人,哪還有事情辦。現在事情辦了,自然更不需要認人了。”

  躺了半晌,心跳逐漸下降,氣力也慢慢從手腳間恢復過來。黎煜轉過身,一只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。“別碰我,死男人。”他并不生氣,只貼上去吻她的后頸,綿軟的頭發散發著強烈的汗熱,蹭在臉上又香又甜。


  “你們男人,為什么都這個死德行?”女人依舊背對著他,聲音卻是軟了下來。“問它。”黎煜抓過她的手,放在胯下。“流氓。”她啐道,手卻覆蓋著不曾抽開。“要流氓,也是它流氓,不硬倒還好,充起血來完完全全是它在做主了。”“也就它不發作的時候我才像個人樣,”黎煜感慨道,“但它若一直不發作,我又不是個男人了。”

  女人沒說話,只是來回握著,過了一會放開手,問他:“吸煙么?”黎煜愣了一下,他平時是不吸煙的,但經她這么一問突然很想來幾口。女人遞過來一盒黑色硬殼包裝的煙,黎煜剛想要火,打開煙盒發現打火機就塞在里頭。他抽出一支,先給她,女人搖搖頭,“我不吸煙。”黎煜看了看她,又看看煙,明白過來。她能給他的自然也能給別人,更何況是別人在先。但他還是很不舒服,仿佛自己只是一輛列車上的某一站乘客,在他之前有人不斷下去,在他之后還會有人不斷上來,他方才的勇猛,他掌控著她的每一聲呻吟,在這種感覺面前都顯得有點抬不起頭了。

  淡淡的煙霧升起,黎煜深吸一口,暖暖的一團直沖喉底,填滿每一個肺泡。很實在,暈乎乎的。眼前的女人變得模糊而不真實。這時候他倒有點想念安了,盡管她在床上從不主動,也不特別熱情,但她很在乎他,對她而言,他不只是一個人或一個男人,他是黎煜。

  一支煙很快吸完,“我該走了。”他說。“嗯。”她懶洋洋地應道。他起身拾起自己的衣服,費勁撣去上面的灰塵。女人用手捂著鼻子,靜靜的看著。“你這里該收拾一下了。”黎煜忍不住說道。“再說吧。”女人揮揮手。

  黎煜走到門口,在即將帶上門的時候又回過頭來。

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Lily。”她不假思索地回答

延伸閱讀
絕技11招 告別單身屌絲

絕技11招 告別單身屌絲

遇到一個喜歡MM,不知道如何搭訕那是很郁悶的事情,今天我們一起來學習一下這些搭訕的絕技,讓你泡妞無往不利...

情人節送老婆什么禮物? 對夫妻間感情最真的詮釋

情人節送老婆什么禮物? 對夫妻間感情最真的詮釋

情人節送老婆什么禮物?相信很對婚后的女人都會抱怨自己的丈夫不懂得浪漫,在情人節的時候女人也想要受到自己老公送的禮物。所以男士們還是...

婚外沉淪 愛上女下屬日日尋歡欲罷不能

婚外沉淪 愛上女下屬日日尋歡欲罷不能

婚外沉淪,注定是一個悲傷的故事。當婚姻到了三年之痛七年之癢的時期,最為脆弱,經不起婚外情的沖擊。我從來都沒有想過,有朝一日自己竟...

趙薇低胸裝出席某晚宴 低調回應離婚傳言

趙薇低胸裝出席某晚宴 低調回應離婚傳言

趙薇,從一個演員,歌手,到現在自己開公司做老板的女人,趙薇在中國絕對稱的上最會賺錢的女強人,早前趙薇發表長文感嘆,網友紛紛猜測她...

關于五個常見的避孕方法 是安全第一還是做愛優先

關于五個常見的避孕方法 是安全第一還是做愛優先

相信避孕對于夫妻們來說都是個再熟悉不過的老話題了,但是不管你認為的自己已經再小心不過也好,總是有各種各樣的意外情況發生。...

女人眼里的約會十大惡行 男人千萬別觸雷

女人眼里的約會十大惡行 男人千萬別觸雷

約會是兩個人的事,而且不少男人都希望在約會時給女人留下更好的印象,以使得感情更進一步。所以男人們你們需要做的是了解女人在想什么,...

contact us

WEBsite:www.gvyaf.tw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    2016-2017   世紀女性網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權和解釋權歸世紀女性網(www.gvyaf.tw)所有
pt电子游戏的方法 3d最近一千期开奖走势图 赛车pk计划软件 白小姐大公开 老快3开奖l结果 大乐透单期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 时时彩之欢乐生肖走势图 河北时时技巧大全 河北十一选5开奖结果30期